人生总有起起落落,在低谷期难免觉得压抑难过,生活无望,如何找到突破口重新振作起来,就变得尤为重要。

来自加州的小哥RickyMena,在人生低谷期时偶尔一夜梦到了已逝的奶奶,没想到误打误撞找到了自己毕生的追求:当一名蜘蛛侠!

故事还得从2014年开始说起2014年初,在所有人都期待着新一年如何展开时,Ricky却正在遭遇着经济危机:他的银行账户里基本上已经没有存款了,平时借住在朋友的沙发上,虽然他也有在努力干着健身教练的工作,但他仍然觉得生活空洞且无望,每天都在压力中入睡。

某天,他从健身房回到朋友家里,一头栽倒在沙发上,本想起来洗漱一下,但莫名非常困倦浑身乏力,在躺下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这次跟以往直接进入深度睡眠不一样,在梦中他穿过了一片迷雾,等一切豁然开朗时,他看到了正在冲他微笑的奶奶。

现实生活中奶奶已经去世了,所以他一下就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了,这是奶奶去世后他第一次梦见她。

然而奶奶却不仅仅是站在那里,她微笑地朝Ricky走来,伸出右手,似乎想牵引着Ricky去某个地方。

他太想念奶奶了,于是不知不觉就牵住了奶奶的手,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朝前走去。

很快场景一变,他们竟然来到了奶奶家的客厅,就像小时候暑假去拜访她一样,Ricky发现自己和奶奶肩并肩坐在地上看着电视,当奶奶摁下播放键,电视中开始放着他从来没看过的视频:镜头中一位蜘蛛侠走向了一个医院,他在医院门口停下脚步,抬头看去,上面写着XXX儿童医院,随后他低下头走进了医院,开始挨个病房拜访孩子们,陪他们玩游戏、讲笑话、拍自拍。

梦中的Ricky很是困惑,于是他转头问奶奶为什么要给他看这个人,而奶奶也终于开口了:“当你长大后,这个人就是你呀。

”随后Ricky就被闹钟惊醒了。

醒来后的Ricky就如梦中一样困惑,上班时也满脑子都在想着这个梦,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他终于决定,卖掉自己唯一的财产:一辆旧车。

然后他花了1400刀买了一套质感不错的蜘蛛侠戏服,就此开始在业余时间换上衣服去医院看看生病的孩子们。

刚踏进医院时,其实医院方面是拒绝的,一方面因为很多病房的孩子都是晚期或需要特殊照顾的孩子们,内心比较脆弱,医院不想让他们受太多的刺激,另一方面也是担心Ricky会不会是什么奇怪的变态但是在Ricky一再地坚持和努力下,他慢慢被医院接受了,而且他还逐渐开始收到来自其他医院、家长们、朋友们的邀请,希望他可以去看看那边的孩子们。

刚开始他是用自己卖车剩下的钱买礼物给孩子们,后来大家知道后也会主动捐点钱给他,现在他干脆直接成立了一个名为“英雄之心”的慈善组织,不仅用大家捐来的钱给孩子们买更合适的礼物,还号召跟他一样的朋友们一起来加入他,共同帮助这些孩子们。

那些面对着苍白墙壁许久的孩子们,亲眼见到蜘蛛侠时,眼神中透露出的欣喜和热情,让Ricky和家长们都很是开心!

很快,Ricky就以“友好的蜘蛛侠”而闻名了,慕名找到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在与他们交流的过程中,Ricky不仅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和满足,更是被一些孩子超越成年人的成熟和乐观所折服,很多孩子们都慢慢的和他关系越来越好,平时见面都称兄弟道姐妹。

然而,就像开头说的,人生总有起落离别,在还没享受多久开心的时光后,他却意外迎来了比2014年那次还要严重的人生低谷。

这次并非因为经济问题,而是,因为他接触的孩子们很多都到了晚期,在死亡来临时,他也不得不接受孩子们一个个离他而去的残酷现实两年后其中一个名为ZamoraMoon的女孩的离世,更是给了他致命一击:有一天他突然在Facbook上收到一封私信,一位妈妈说自己也是加州人,但因为女儿Zamora得了晚期脑瘤:弥漫型脑桥神经胶质瘤(DIPG),所以不得不飞往伦敦接受治疗,希望Ricky可以过去看看她。

在看到女孩的照片后,当天他就和妈妈一起商量着定了飞往伦敦的机票。

当Ricky见到Zamora时,她已经因为这个脑瘤失去了语言和行动能力,尽管用尽全身力气,她也只能做出一些面部表情来和人交流。

但这并不妨碍她和Ricky的沟通,因为Zamora的眼神是如此的坚毅且充满活力。

妈妈说Zamora虽然很喜欢蜘蛛侠,但更喜欢面具下的Ricky,所以希望他可以摘掉面具,于是Ricky第一次在孩子面前摘掉了面具,四目相对,Ricky竟然瞬间有了一种强烈的哥哥般保护欲。

接下来的四天内,他每天都会跟Zamora的爸爸妈妈还有妹妹Xavia一起陪在她的身边。

两人凭借眼神和Zamora稚嫩的字迹愉快的交流着,曾经不信教的他也为了Zamora开始去教堂替她祈祷,他甚至穿着蜘蛛侠服挨个拜访了Zamora病房周围的其他小朋友和家长,希望他们可以在自己回加州后好好照顾他的“妹妹”。

很快四天就过去了,他不得不再次做飞机返回加州,在机场他一个人忍不住痛哭,心里有千万丝不舍,心里祈祷着她快快康复。

几个月后,他再次收到了Zamora爸爸妈妈的邀请,在伦敦的这两周里,他就像个亲哥哥一样悉心照顾Zamora,在病床旁给她讲故事入睡,早晨握着她手等她醒来,中午背着她在医院的花园内观光,下午和她在床上开始电影马拉松然而回到加州还不到一天,他就第三次接到了Zamora妈妈的电话,她说他们打算紧急飞回加州,因为医生发现肿瘤扩散了,Zamora只剩几天了妈妈问他可不可以去他们家里暂住一段时间,陪着他们一起面对Zamora的离开。

虽然害怕,但他实在太想见到Zamora了,于是他答应了。

到那里后,他每天依旧陪伴在Zamora的身边,唱歌、讲故事、逗她笑、给她喂饭,一项不落,就像一个真正的哥哥一样,悉心照料着她的生活起居。

在他住在那的第七天晚上,Zamora的爸爸突然冲进客房将他叫醒,说Zamora快要离开了。

Ricky冲到她床边,握着她的小手。

她爱的家人都在床边环绕着她,但她却无力转过头来,只能死死的盯着天花板,努力挣扎着呼吸着,一次比一次艰难,一次比一次缓慢,直到最后她的胸腔再也没有了起伏接下来的30秒,房间内如死一般的寂静。

Ricky挣扎着站起,放开Zamora手的一瞬间,Zamora的妈妈失声痛哭,Ricky也觉得力不从心,一下子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在全家人等待殡仪馆的人员来接走她时,Ricky还是无法接受Zamora已经离开的事实,他仍然觉得如果他再看一会,再多看一会,Zamora还是会睁开那双碧蓝的眼睛。

2017年6月18日,年仅九岁的Zamora离开了人世。

在将她埋葬后,她的妈妈在她的坟前躺了很久,不停地抚摸着盖着女儿的尘土,就像是在安慰着熟睡中的她然而祸不单行,7月2日,回到家中的Ricky紧接着赶到医院,握着拜把兄弟18岁DarrylAikens的手,眼睁睁看着他因病痛离世。

7月25日,他飞往西雅图,参加了另外三位跟他关系极好的孩子们的葬礼2017年7月26日,极度疲惫,回到家中的他,坐在椅子上就无法动弹。

他感觉四处的墙面都在逼近他,他无法呼吸,脸色发白,浑身冒冷汗。

五个孩子的笑容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坚持地站起身,走向公交站,坐在去往医院的公交车上,他止不住地发抖,牙齿碰撞发出咯咯的声响。

到了医院经过一系列身体检测后,迎接他的,却是一位心理医生。

医生告诉他,他出现了创伤后遗症(PTSD)的症状。

自那天起,他被诊断为患有创伤后遗症、抑郁症、焦虑症,到现在为止也仍在接受药物治疗。

尽管如此,将近一年后的今天,他依旧坚持经营着自己的慈善组织。

有时候状态好时他就坚持套上服装去医院拜访孩子们,尽量给他们带来欢乐。

但有时候他难过的连门都出不了,只得把脸蒙在枕头中大声地宣泄自己的愤怒、疑惑、不安和痛苦。

实在难受,他就去健身房透支自己,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躲过失眠的来临。

四年来,他在与自己抗争的同时,也给超过1万名小朋友带去了欢乐在他的Ins上,他写道:“是的,我也曾以为套上服装和面具我就能成为一名强大的英雄,一个无敌的英雄,然而我却被自己打败了但我却不知为何无法放弃,这是我的使命,这是我的事业。

”虽然现在Ricky还时不时会受创伤后遗症的影响,但是为了进一步深入了解孩子们为了生活而奋斗努力的样子,进一步帮助他们抓住信仰和希望,他不仅继续在Ins和Facebook上继续更新着他的生活,还开始写起了博客,来更新自己的心路历程经历了来自外在甚至内心的折磨和痛苦,依旧能顽强站起来,继续坚持着自己的使命。

这位小哥或许也是超级英雄吧~Ref:蘭释鬱薬依頼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印影银樱:真的很好的继承了小蜘蛛的精神,他是现实中真正的蜘蛛侠御坂10121:如果你认为没有了战衣就一无是处,那么你就不配拥有它——钢铁侠Elio_liu:就像漫画里说的,超级英雄往往不是什么多么厉害的人,更多的是我们身边的人,身边不起眼的人,每个人都能发光,希望这个哥哥能早日好转xD董董董:他们这样因为自己善良的内心而去做善良的事的人,往往经常被自己所做的事伤害,谁都无法站在一旁说“你内心为什么不强大一点”,他们已经非常强大了懒羊一隻:全文看完,真的英雄!

做这种事一时兴起的很多,能坚持的太少了,这也是为什么疾病相关NGO真的很重要,有更迭的新鲜血液加入志工组织,才能持续带去正能量徐徐清风徐徐来:这是真正的超级英雄!